文史探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探源

丁公石祠:《金瓶梅》作者的佐证?(下)

2013-3-26 11:57:28  点击:6364
 
 

  岁月荏冉,人事递嬗,人们除了认为丁公石祠是一处著名人文景观,并没料到它还有奇特之处。上世纪末,一声惊雷从这里炸响:经过学者张清吉、丁启维等人的艰苦探索,提出了《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是丁惟宁说!
  《金瓶梅》是我国第一部文人创作的以家庭伦理和社会众生相为题材的长篇小说,鲁迅称其为一部“描摹世态,见其炎凉”的“世情书”。全书以土豪恶霸西门庆的罪恶发迹和贪婪荒淫的一生为主线,使那段中国封建社会腐朽没落的颓败百象跃然纸上。明末著名文学家冯梦龙,将它与《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并称为“四大奇书”。
  但四百年来,这部现实主义小说一直被视为“淫书”。《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究竟是谁一直未有定论。踏访丁公石祠,寻访丁氏后人,真的能为“丁惟宁写作《金瓶梅》说”找到证据和注脚吗?
◎文革中的特殊保护
  丁家楼子村党支部书记丁金德说,如今我们能看到的丁公石祠和仰止坊,除了屋顶的几个兽头和房梁上几处雕花装饰板缺失,还有内中丁惟宁的玉石牌位及历代丁氏先祖的牌位散落以外,基本上保存了四百年前的原貌。而从石祠建立的明朝末年以来的四百年间,华夏大地经历了最为动荡的岁月,石祠如何得以保存完好呢?后人推测,这与其用材和结构有关。“凡覆者、立者、承者皆石也。”木质易腐烂、铁铜易生锈,惟有青石可经年不变。传说丁耀斗建此屋时,从九仙山就地取材,仅备料就花了三年,建设安装则用了九个月。据说整个石祠总共用了278块石头,以屯土的方式人工安装。石祠充分利用力学原理,各个部位咬合坚固,以致于在附近地区史上最强的1668年8.5级郯城莒县大地震时,附近村中房屋尽毁,但石祠却没有倒塌松动,近些年来不断有建筑专家来考察石屋的结构。那么在上世纪的文革浩劫中,石祠又如何得以保全?
  说到这里,丁金德让我们到石屋外望一望屋顶,看有何发现。经他指点,我们发现屋顶上硕大的“岁”字和“共”字依稀可见。原来,“文革”时期,因丁公石祠属“四旧”,红卫兵便前来破坏。 村民丁启本得知消息后,找来了石灰,请当地教师宋永法连夜爬上石屋,分别在石屋的屋脊正面和背面写上了“毛主席万岁”和“共产党万岁”。翌日,当红卫兵到达时,见到硕大的十个字覆满整个屋顶,便没人敢再破坏它。于是,丁公石祠也就幸免此劫。
◎丁惟宁曾在九仙山白鹤楼写作《金瓶梅》?
  走出石祠,丁金德指着西面的九仙山告诉我们,在山体东侧的三块大石上,分别刻有三处“白鹤楼”的字样,其中一处即为苏东坡所书。目前丁家在世后人没人见过此处有房屋,但从上面石头的平整度来看,很像是房子的地基。而且附近还有用石头人工制作的“兑”,相传丁惟宁当年就在那儿烧火做饭。提起白鹤楼,丁氏十七世后人72岁的丁文传和十九世后人60岁的丁金高异口同声:“当年七世祖丁惟宁就在白鹤楼上写书!”据传当时白鹤楼附近并无村落,山间野兽出没,丁金高甚至还拉了一段离奇的“老呱”:丁惟宁一日写书至半夜,忽然有个东西从窗棂伸手进去问老爷要肉吃,丁惟宁很害怕,就说“等等”,然后就用毛笔在那手上写了几个字,这时鸡叫天要明了,那东西就缩手一溜火光逃跑了。
◎石祠碑文中关于《金瓶梅》的部分被抹掉?
  关于丁惟宁和丁耀亢的传说,以丁耀斗后人为主的丁家楼子村村民几乎都知道,丁金德说,丁耀亢因《续金瓶梅》曾坐牢120天,这在丁氏家谱上有记载,是以将丁公石祠后墙西面的碑文抹去。据传这段被抹去的碑文即关于丁惟宁写作《金瓶梅》的内容,抹去后,官府没了证据,是以将丁耀亢释放回家。
  记者折回去再看那段石碑,果然有近一半碑文被抹去,丁金德说村里健在的老人都没有见过这段碑文,再上几辈人也没听说有人见过。在丁家楼子党支部,丁金德还嘱人取来珍藏的丁氏家谱。这本装帧较好的《藏马天台丁氏家乘第四十九支谱》是丁氏第十九世后人、后徙居加拿大的丁晶新在1989年委托诸城学者张清吉整理编纂而成的。
  《明史》卷二二七记载:丁惟宁于万历十五(1587)年,因“陨阳兵噪”受巡抚李材诬陷,被贬三官。《诸城县志》及《天台丁氏家乘》记载:丁惟宁被贬三官,愤然拂袖而归。后朝廷两次起用,均未赴任。他不但自己拒绝再次出仕,并且告诫子孙:大乱将起,读书可以,但不得做官。
  而丁金德说,丁家楼子村建村398年,全村107户,70%的村民为丁姓,都是丁惟宁长子丁耀斗的后代。目前除了传统农业以外,还有茶园,距村八里即有石矿,村民多去石矿打工。村里近年走出的大学生很多,经商富庶的也很多,但是做官的真的不多,不知是不是为遵祖训。
◎现存碑文仍能证实丁惟宁是《金瓶梅》的作者?
  丁氏后人传说中被抹去的碑文没人见过,但学者张清吉和潍坊学院教授房文斋等人却根据现存碑文和《金瓶梅》小说中的情节和诗词,得出结论:丁惟宁就是《金瓶梅》的作者。
  在采访中,五莲县委党校办公室主任杨伟梅向我们提供了潍坊学院教授房文斋所著《仰止坊——— 兰陵笑笑生轶事》一书,在书的楔子中,房文斋根据《金瓶梅》内容和丁公石祠现存碑文进行了考证,现摘录部分以飨读者。
  在《金瓶梅》全书终结处,突兀地出现了两句诗:“三降尘寰人不识,倏然飞过岱东峰。”这种违反创作规律的插话,目的是什么?“三降尘寰”又是什么意思?其实,在紫阳道人所著的《续金瓶梅》中,已经作了巧妙的回应。该书第六十二回,也在临近收尾处,同样突兀地插入了一个丁令威三次转世的故事。且故事末尾附有一首诗,还有一幅《丁紫阳鹤化前身图》。
  坐见前身与后身,
  身身相见已成尘。
  亦知华表空留语,
  何待西湖始问津。
  丁固松风终是梦,
  令威鹤背未为真。
  还如葛井寻圆泽,
  五百年来共一人。
◎诗与图寓意何在?
  在于表明:三降尘寰说的是祖孙三代人。这祖孙三代就是丁纯(1504—1576)、丁惟宁(1542—1611)、丁耀亢(1599—1669)。
  还表明:这里的转世,是父亲转世儿子。但儿子只是父亲的化身,并不需要生死轮回。因为他们是“坐见前身与后身”,是“身身相见”的。这就是三降尘寰。
  三降尘寰只是为了隐藏《金瓶梅》、《续金瓶梅》的作者。著名学者黄霖先生在谈到这个故事时写道:“作者根据《搜神后记》中丁令威的故事和自己的切身遭际,虚构改编成一个三次转世的故事:即一转为朱顶雪衣白鹤;二转为善于锻铁的匠人,自称丁野鹤、紫阳道人;三转为明末东海人,也自称丁野鹤、紫阳道人。鲁迅先生首先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据此解开了作者之迷,指出紫阳道人即是丁耀亢,此书当成于清初。”
  现在,让我们再去看一下丁公石祠碑文。那里有直称丁惟宁为令威的,也有称丁令鹤的;有说丁惟宁去世是“白鹤归华表”的,也有说是“华表不归”的。显然,丁惟宁就是三次转世故事中那位“善于锻铁”的匠人。为《金瓶梅》写跋的“廿公”,在《跋》中写道:“《金瓶梅传》为世庙时一钜公寓言,盖有所刺也。”经丁其伟、金亮鹏考证,“廿公”就是丁惟宁五子丁耀亢。“世庙时”是指明世宗嘉靖朝。丁纯在嘉靖年间中乡试后,被授为直隶钜鹿县训导。这里的“钜公”,正是丁耀亢对祖父丁纯的尊称。笔者认为:丁纯是《金瓶梅》的始作俑者,他根据《水浒传》和南戏《义侠传》中“挑帘裁衣”情节,参考“说话人”的词话本,构写他的“寓言”。最初名字可能就叫“挑帘裁衣”,毕其功的则是其子丁惟宁,并将书名改为更加贴切《金瓶梅》。其孙子丁耀亢又作了订正补充,于二十岁时即万历四十七年,亲到姑苏镌版印刷,并补写上一篇跋语。

日照文化网官网
日照文化网官网
文化日照新浪官方微博
文化日照新浪官方微博
日照文化网官方微信
日照文化网官方微信